林冠英助理驳2组织‧斥小撮记者不专业

时间:2020-07-17    热度:480


(槟城29日讯)槟州首席部长特别助理黄剑飞週五发文告,反驳槟城中文报记者及摄影记者协会(记协)与槟州报界俱乐部对首席部长林冠英的指责;并强调林冠英指责一些中文报记者在操守上不专业,绝非惯性,而是基于中文媒体内一些人多年来对他分进合击式,从网络到报章纸本的政治人格谋杀。他说,该两个媒体组织竟然连“过桥抽板”这样需要林冠英对他们感恩式的话语,也能说得出来,这已经也预示着记协及报界俱乐部自认为,媒体能捧得你起来,你就必须要感恩的保守思维。“记协与报界俱乐部自认为林冠英在308之后`过桥抽板’,我们可以从两方面来看待。第一是数据面;在缺乏数据上,308大选之前主流中文媒体如何对行动党`照顾有加’,我们已经无从考究,更别说是308的时候,到底是整个全国人民及公民团体形成的舆论,还是主流媒体真的无视国阵的钳制,大胆公开支持反对党,而促使反对党执政。”“但是,在去年505大选,英国诺丁汉大学分校有研究数据显示,中文报大选期间除了无关痛痒的所谓`中立’新闻,对于反对党的负面报道最是居高不下,同时国阵的正面报道也是居高不下。”斥无中生有“第二是现实面;记协与报界俱乐部,直指过桥抽板,到底是要林冠英噤声,不许批评他们同侪确实发生的不专业操守的现象,还是要像国阵旗下一个马来西亚组织在去年505大选其间,以金钱来企图收编媒体,以各5万令吉颁发给记协与报界俱乐部。犹记得当时记协上台接领的就是记协现任主席蔡昌卫。当时因为这件事,舆论还出现了,在大选的敏感时刻,中文媒体组织对于收取某方阵营金援的新闻操守问题。”他说,记协与报界俱乐部还指出民联执政后,大篇幅报道首长的新闻,但无法提出多少是大篇幅正面报道,多少是大篇幅负面报道。真实的情况是,槟州自民联执政以来,媒体除了不少建设性的批评,但更多是无中生有,扭曲事实,不合逻辑。黄剑飞指出,这些年来,各中文媒体笔桿直接对準林冠英大肆批评的评论多如牛毛,不曾停止过,而针对新闻议题的设定也会在州政府政策辩论、个别突发事件、行动党危机的时候,导向无限放大林冠英因素,媒体会在新闻里替读者作结论,企图引导读者“肯定因为林冠英的不可一世,干了不可告人的手段,才会导致这个局面。”他说,在这6年当中,这群与国阵人士形成一个圈子的媒体人,在多项未经查证就直指林冠英犯错的事件多不胜数。黄剑飞也说,记协与报界俱乐部企图以把林冠英塑造成毫无来由惯性指责中文媒体,过桥抽板的政治人物,却把过往记者有意或无意为之对準林冠英的不专业新闻操守合理化,当中包括扭曲事实、将原本就公开的记者会录音提供给国阵人士加以编辑断章取义、把不是林冠英所说的话套在林冠英嘴巴。这些恶劣的操作方式可以试举出如下:第一、以控告媒体为例,塑造林冠英打压新闻自由。林冠英作为反对党的首席部长,面对巫统及马华控制的媒体机器,遭到了无日无之的谎言与污衊,而且不得回应,他得必须利用唯一的司法途径讨回应有的公道与清白,《前锋报》诽谤的好几个案件,首长都已经胜诉,证明前锋报彻彻底底是製造谎言,诬衊反对党的巫统国阵媒体机器。但是中文媒体屡次倒果为因,鱼目混珠一直攻击林冠英控告媒体视为打压新闻自由,不顾国阵以媒体公器有议程的对付包括林冠英的反对党全国领袖。指扭曲言论第二、提供录音国阵人士污衊林冠英。面对国阵结合一些国阵媒体製造诬衊林冠英的一件假丑闻,林冠英在2012年5月22在记者会要求OffRecord说的是“如果你写,我就会诉,请等前锋报报道啦,你们过后再跟进就没问题,我主要是在等着前锋报,你们干嘛要掉进这些国阵的圈套!”。但是有关的国阵记者,虽然人没有在现场,却跟同行要了录音,并且经过断章取义的剪辑,来显示林冠英恫吓记者。“该名记者劣迹斑斑甚至把林冠英跟新闻秘书张燕芬在2012年7月记者会里在众记者面前的谈话,让国阵人士剪辑上载网络,意有所指诬衊这是跟女助理的秘密谈话,这是槟城记者都知道的公开秘密,但是更多人都选择沉默纵容。”第三、曲解或扭曲林冠英的言论,要求纠正,林冠英就会被批评为干预新闻自由。他说,中文报记者可以将其他人在面子书为了批评林冠英而引述有误的“所有批评林冠英的人,就是穿着火箭外衣,心向国阵的人”留言,在未经查证之下,就将之当成是出自林冠英的嘴巴,写成新闻,造成举国行动党员哗然一党之最高领袖竟然说出这种话。但实情则是林冠英在现场说“那些向社团注册局举报并退出行动党的党员,是披着火箭外衣,心向国阵的人。令人遗憾的是当时的公开演说,媒体也是在场,但是他们宁愿相信面子书的错误引述,而不是现场原有的演说。姑且不论是否有动机,但林冠英过后要求澄清,结果也在槟城中文报记者圈中被列为打压新闻自由的又一项罪状。第四、当要求与国阵同样的篇幅与版位回应同样课题公平报道,也会被批评为干预新闻自由。但独立的媒体研究调查就在在显示,中文媒体对于反对党的负面报道是居高的,这已经是一个不争事实。勿拖职总下水同时,我们也促请槟州记协与报界俱乐部不要拖马来西亚半岛职工总会下水,如今指出的是作为声称秉持专业操守的记协与报界俱乐部是否有针对彭亨州务大臣安南骂记者笨蛋事件,在获得中文媒体一致大篇幅之下,要求安南道歉?而不是以全国事务由全国性代表发言来推搪。既然记协与报界俱乐部敲锣打鼓要召开公听会公开彭文宝行政议员记者会的录音,我们也促请该两个组织一併公开在其他巫统高官的记者会上,是否有如此像对彭文宝一样如此不友善的录音。他在文告说:“我们看到记协与报界俱乐部可以透过中文报章一致性大篇幅报道要求首长道歉,要求举办公听会,再次印证了美国前总统杰弗逊的名言“当人民害怕政府,那是专制;当政府害怕人民,那是自由。”。该两个组织可以任意批评首席部长林冠英,那是自由,但该组织是否能透过中文媒体对集权联邦,专制的巫统以同样的大篇幅与报道进行大肆讨伐,以证明不是欺善怕恶。”‧2014.08.29